目前,开始计算冠状病毒下,封城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。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企业报告称其营业额或者现金流收到打击,至少有100万澳大利亚人将会失业。毫无疑问,这也引起来住房市场的动荡。

在此次大流行之前,澳大利亚已经有约160万的低收入人口,他们难以负担自己的住房费用。而由于目前澳洲经济停滞,他们现在极易受到收入下降的影响。

储备银行预计失业以及贷款偿还失败将会导致抵押贷款拖欠的激增。根据分析,失业率每上升一个百分点,抵押贷款的欠款率就会上升0.8个百分点。

安信认为,如果您是一个受到大流行影响的客户,那么现在也许需要和你的贷款经纪人聊一下。也许可以谈判争取到更好的利率,或者延迟贷款。也许转贷会成为最佳的选择。小型企业客户,也该去争取经济帮助。

市场低迷的迹象

现在要说住房市场的全面影响还为时过早,但分析师预计住房需求和价值将下滑。其中一个迹象是近长达60天中,市场上出现住房存量激增。

SQM Research的数据显示,澳大利亚三分月的住宅物业挂牌量增长了3.7%。在市场上呆了30天至60天的挂牌量激增了74%,表明3月份的销售活动有所放缓。

根据SQM董事总经理Louis Christopher的说法,住宅房源开始堆积可以看出COVID-19对经济健康的影响,首府城市的房屋市场开始下滑。3月底CoreLogic的数据表明,房地产市场活动突然急剧放缓。它的每日指数显示了连续28天的下降,趋势表明未来数月仍会持续下滑甚至出现负值。

未来几个月内的失业率急剧上升可能会导致抵押贷款违约,从而导致房价暴跌。AMP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预计,如果失业使整个系统不堪重负,在最坏的情况下,价格将下跌20%或者更多。高额的家庭债务也使住房状况更加不稳定,澳大利亚的家庭债务收入比约为187%。图表:房价与家庭债务收入比

高水平的家庭债务增加了失业的风险。

卖家询问下降

买家的动向也反映了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方向。
CoreLogic在三月份对主要的房地产经纪人进行调查买家的问询度。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买家询问度下降了50%以上。这一结果与失业率和消费者信心下降的上升相吻合,人们的购买力也有所下降。

有所安慰的地方,也不过是联邦政府提供的1300亿澳元的工资补贴,为脆弱的贷款持有人提供了一线生机。但是安信认为,财政刺激措施不太可能使澳洲在6月季度摆脱经济衰退。只能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企业破产与家庭违约,从而保护经济免受更多附带损害。

参考文献:The Pandemic and the Housing Market – Prime Capital

更多资讯:https://www.ansonloans.com.au/zh/category/resources-zh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